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球博览 > 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最好的演讲,22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
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最好的演讲,22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
发表日期:2020-11-04 17:06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最好的演讲,22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 拜登的葛底斯堡演讲一经发表,已经在美国朝野上下引起热烈的回响。《华盛顿邮报》认为这是拜登职业生涯中最

[摘要]拜登的葛底斯堡演讲一经发表,已经在美国朝野上下引起热烈的回响。《华盛顿邮报》认为这是拜登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次演讲。

自动播放

拜登在葛底斯堡发表户外演讲 全程20多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

正在加载...

1863年7月1日至3日,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(Gettysburg),美国内战最惨烈的一场战役持续了整整三天,两军伤亡5万,葛底斯堡战役也由此成为美国历史上代价最高昂的一次战争。

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最好的演讲,22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

林肯在发表葛底斯堡演讲

1863年11月19日下午,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士兵国家公墓的落成典礼上,美国总统亚伯拉罕·林肯发表了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演讲:葛底斯堡演讲。

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最好的演讲,22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

林肯

2020年春天至秋天,新冠病毒攻击美国,由于总统刻意淡化疫情,以政治干扰科学防疫,迄今已造成超过21万美国人死亡,与当年葛底斯堡战役传付出的高昂代价高出数倍,而死亡人数还将增加,预计到明年1月1日死亡人数还将翻倍。

与此同时,美国的分裂几乎达到了当年美国内战时的程度。

2020年10月6日,在葛底斯堡战役一个半世纪后,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乔·拜登在葛底斯堡(Gettysburg)发表了22分钟的户外演讲,呼吁国家团结。他重引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讲中所言,我们的国家已成“自相纷争”之屋。拜登说,这个国家正处于危险之中。信任消失殆尽,希望愈发渺茫。党争不休,彼此视若仇敌。他呼吁:“这一切必须结束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全部22分钟的演讲中,拜登对特朗普一个字都没有提及。

拜登的葛底斯堡演讲一经发表,已经在美国朝野上下引起热烈的回响。《华盛顿邮报》认为这是拜登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次演讲。特朗普政府前国土安全部高级官员伊丽莎白·诺伊曼(Elizabeth Neumann)说,拜登的演讲“完美地体现了我们所需要的”。《纽约时报》也正式表态支持拜登担任总统,称“在无情的混乱中,拜登正在为一个焦虑,疲惫的国家提供一些超出政策或意识形态的东西。” 这也正是拜登这篇为人激赏的演讲的核心信息。

以下为这篇演讲的全文翻译。

为国家的灵魂而战

BY | 乔·拜登

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最好的演讲,22分钟只字不提特朗普

谢谢大家的到来。谢谢你们。我很感激你们能在这美好的一天来到这里,在一个宏伟壮丽的环境中,直到你们想到所有在这里失去的生命。请大家坐下来。

1863年7月4日,美国人醒来时,看到的也许是美国土地上最重要的一场战争的遗迹。它就发生在葛底斯堡这片土地上;三天的暴力,三天的屠杀,五万人伤亡。在这三天的战争中,有人受伤,有人被俘,有人失踪,有人死亡。当太阳在那个独立日升起时,李将军会撤退,战争还将持续近两年,而南方联盟的后防线已经破裂,联邦将被拯救。奴隶制将被废除,民治民享民有的政府将不会从地球上消失,自由将在我们的土地上重新诞生。

没有比今天在葛底斯堡更合适的地方来讨论分裂的代价了。关于美国过去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,关于我们现在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,关于我为什么相信在这个时刻,我们必须作为一个国家团结起来。对林肯总统来说,内战是最伟大的事业,是奴隶制的终结,平等的扩大,对正义的追求、机会的创造以及自由的神圣。

他的话语将永远流传。他的话语在我们脑海中盘旋,在我们心底里回响。当我们在黑暗中寻求希望时,我们就想到这些话语;“八十七年以前,我们的先辈在这片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,这个国家孕育于自由之中,奉行人人生而平等的主张”。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,亚伯拉罕·林肯,重新塑造了美国本身。就是在这里,一位美国总统谈到了分裂的代价,和牺牲的意义。

他相信联邦的拯救、救赎和重新奉献。所有这一切,都发生在一个不仅有严重的分裂,而且存在着广泛死亡的时代,一个充斥着结构性不平等的时代,一个充满了对未来的恐惧的时代。他告诉我们,一家自相纷争,必站立不住。这是一个伟大而永恒的真理。今天,我们又一次成为自相纷争的一家,但我的朋友们不能再这样了。我们面临着太多的危机。我们有太多的工作要做。我们的未来如此光明,不可让它在愤怒、仇恨和分裂的浅滩上遇难。

在葛底斯堡战役一个半世纪后的今天,我们站在这里,应该再次考虑,当平等的正义被剥夺,当愤怒、暴力和分裂被放任,会发生什么。今天,我环顾整个美国,忧心忡忡。这个国家正处于危险之中。我们彼此的信任正在消失殆尽,而希望愈发渺茫。太多的美国人已不把我们的公共生活看作调解我们的分歧的舞台,反而把它视为一个全面,无情,党争的场合。

我们已不把对方的政党当成反对党,而是把他们当成敌人。这一切必须结束。我们需要在这个国家恢复两党合作的精神。一种能够相互协作的精神。当我这么说的时候,我已经说了两年了,有人指责我太天真。他们告诉我,“也许这就是过去的工作方式,乔,但他们不再那样工作了。”好吧,我在这里要告诉你,如果我们想有所作为,他们就必须这么做。

我自豪地以一个民主党人身份来参选,但我施政时,则是以美国总统的身份。我将与民主党和共和党合作。我会为那些不支持我的人工作,就像为支持我的人工作一样努力。这是一个总统的职责所在,有责任关心每一个人。当年很多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互相合作,并不是因为某种我们无法控制的神秘力量。这是一个决定。这是我们做出的选择。

如果我们可以决定不合作,那我们也可以决定合作。这是我作为总统要做出的选择。但在这个国家,有比我们支离破碎的政治更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,更黑暗,更危险的事情。我说的不是普通的意见分歧,竞争性的观点给我们的民主带来活力和生机。不,我说的是不同的,更深层的东西。太多的美国人所寻求的,不是克服我们的分歧,而是加深分歧。我们必须寻求的,不是建造城墙,而是搭建桥梁;我们必须寻求的,不是握紧拳头,而是张开双臂;我们必须寻求的,不是互相撕裂,而是走到一起。你不必在所有事情上都同意我的观点,甚至不必在大多数事情上都同意我的观点,你也会发现,我们今天所经历的,既不好也不正常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